无戒子

【谭赵】痴人梦

阿照家甜品铺:

赵启平从为数不多的年假里专门抠出一整个半天来,想去见一见那个人。




赵启平是从电视上看到他的,鼎鼎大名的谭先生穿着一身发光的宝蓝色西装,倚坐在主持人对面的沙发上,露出一段包着黑色袜子的脚踝。


漂亮的骨头。


赵启平说到底也就是个普通人,至多能欣赏些文学艺术,对于谭先生侃侃而谈的财经丝毫不能理解,当然,他也不需要理解。面对那样一张端正美好的脸和那样一个温和威严的人,听着那样足可以收进坛中埋藏百年的声音,谁还管什么融资和股权。


近几年霸道总裁横扫言情和耽美文学界,赵启平一看到电视上一字排开的管家和书上两万平米的客厅就忍不住笑到满地打滚,于是只好一本正经地去补财经新闻和访谈,打算从一群中青年企业家里选出最好看的进行脑补。


谭宗明微笑着从后台走出来,向财经访谈的观众们举手致意。


赵启平愣在了电视前面。




谭宗明绝对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的世界平行在赵启平上空两万米处,哪怕有一天谭宗明一棒捅破了脚底下的七彩祥云,也掉不到赵启平面前。除非谭宗明也是城际高速重大交通事故的受害者,赵启平才有可能去给谭宗明缝针。但是现实生活中没那么多车祸,谭宗明一般坐飞机不走城际高速,因此至今他们毫无交集,也并没有出现任何交集的可能。


跟追星差不多么,嗷嗷叫的迷妹是没有钱买爱豆家小区的房子的。何况谭宗明绝不可能住小区。


偶遇全无希望,强行做一回私生饭还要讲求天时地利人和。


赵启平追星似的迷了谭宗明三年,手机屏幕都换成了谭宗明唯一的杂志硬照,可除了隔着屏幕的外貌他依旧对谭宗明一无所知。


直到有一天谭宗明接受了某体育活动的邀请,去当一个什么形象大使。


赵启平激动地一晚上没睡好觉。




体育活动的时间和地点都已公布,赵启平请好假花好钱找黄牛买了一张天价入场券。他特地换了自己最喜欢也是最贵的风衣和衬衫,一头翘毛对着镜子抓了十来遍。不为让谭宗明看见,仅仅是纪念三年追“星”生涯的小小仪式。


他带着克制不住的笑容出了门。


路上堵车,堵到让人暴怒,再堵到让人没脾气。


走到半路的时候,开幕式开始了微博直播。赵启平干脆熄了火,安安分分地看直播。先是什么人冗长的发言,赵启平不喜欢这项体育运动,一点都不想听,但是又不敢不看,万一下一秒谭宗明就出来了呢?


直到赵启平磕磕巴巴挪出巨堵的蜗牛阵,屏幕上那个人还他妈在讲话。


能跟咱们凌院长学学吗?有什么话咱们简单明了五分缩三分三分缩百秒赶紧说完赶紧跑不好吗?


赵启平戴着蓝牙耳机,一路卡着限速开。车子终于停在活动所在地的停车场里时,耳机里传来谭宗明带着笑意的声音:“大家好,我是谭宗明。”


赵启平的心砰砰砰砰地跳。




体育活动没有娱乐活动那么多噱头,赵启平抖着手听谭宗明简单回答了两个“您每周做几次这样的体育运动”之类的问题,便听见主持人邀请谭宗明和什么奖杯之类的玩意合照,和什么领导合照,和什么队员合照。耳机里只剩下咔嚓咔嚓的声音。


是停下来看一看谭宗明,还是头也不抬地飞快往前跑?


风从赵启平的衣角扑过去,沾上一缕带着青春意味的蓬勃欢喜。




“抱歉,现在已经超过入场时间半小时以上,您不能再进了。”




屏幕里合完影的谭宗明向观众挥了挥手,走回了后台。




好吧,好吧。




有些人,就是离你这么远,连费尽心思的八百米外的一面都无缘见到。


本来也不应该去见这么一面。


赵启平开车回家,窝在沙发里刷活动主办方公布的照片。


谭宗明穿着一身一如既往中规中矩的黑西装,发型和之前的每一次都一模一样。


赵启平仰着头,无声地大笑。


我当然知道,每一次的谭宗明哪里不一样。




体育活动很有些名气,微博新闻朋友圈上狠刷了一波钻石谭宗明。


赵启平故意忽略了所有。


他心里生出一种微妙的毫无道理的占有欲来。


明明并没有见到,明明毫无关系,可每一次看到那一天的谭宗明,赵启平都会想,我本可以见到他的,那一天的谭宗明是我的。




赵启平曾经想过,要独自带着许多许多烟花到一座无人的湖心岛上,弯着腰一筒接一筒地点。等自己抬起头,烟花也许已经散光了,可那一瞬间漫天星火光华灿烂的小岛,属于自己。


浪漫主义的幻想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很久之后,赵启平的手机屏幕恢复了默认,财经网页的记录完全被冲掉,年假满格重置。


可好死不死,新交的小女朋友抱着手机背对赵启平尖叫:“天呐谭总这张居然漏刷了我的妈好帅啊!”


赵启平凑上去看了一眼。


黑色西装,大背头,背着手和奖杯合影的谭宗明。


女孩子从花痴里醒过来,娇娇滴滴地来搂面色不善的赵启平的脖子。


赵启平微笑着揽对方的腰。


心里却想。


这个谭宗明是我的。

评论

热度(178)

  1. 无戒子于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