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戒子

【蔺靖】琅琊客栈 第三集

万二十: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都是故意的。】


 


【第三集   十五的元宵十六吃】


 


 


 


一、


 


月在江湖分外明,人逢佳节胖三斤。


 


萧七不胖反瘦。蒙挚从头到脚打量他半晌,惊叹道:“你竟然瘦了。”


 


飞流走过来戳戳萧七的脸,点点头:“没有肉。”


 


“我家兄弟七个,加我老爹,除我之外全是六扇门的人。”萧七用相当真诚的眼神望他俩,“你们可以试试,和天下排行前七的捕头同桌吃饭是什么滋味。用我爹的话说,抢菜视同办案,要的就是速战速决风卷残……”


 


话没说完,蔺晨绕到他身后,伸手在他双颊上捏了一把:“确实瘦了。”又捏一把,松开手,拍拍他的肩:“不好意思,你接着扯……啊不,接着说。”


 


萧七恨恨地回头看他。


 


账房的身躯显得比之前更为宽阔,显然是被年节的油水撑出来的。萧七抬眼看他,“你的衣服也瘦了。”


 


“毕竟我一个人吃一桌子菜。”蔺晨大方道,“不用和七个人抢。”


 


蒙挚和飞流在边上鼓掌。萧七欲言又止了一会儿,决定只字不提包袱里那几袋金陵第一的榛子酥。


 


二、


 


掌柜的是最后回来的。


 


大堂里四个伙计身形从宽到窄从厚到薄坐成一排,齐刷刷地看向言豫津,右手掌心摊开。言掌柜笑得见眉不见眼,年节专属的双下巴若隐若现地抖动,从袖口掏出来的可怜的碎银和他富贵的体态毫不相称。


 


账房掌心里落两颗,大厨掌心里落两颗,保镖掌心里落两颗。萧七大睁着眼睛,眼见着言豫津转身走开从柜台后翻翻找找,掏出一本本子,在上头涂抹两笔。


 


“喏,你的压岁钱也勾在账上,两钱银子,一分不少。”


 


账房眼疾手快地按住了萧七的肩膀。


 


三、


 


没关系,汤圆总会有的,压岁钱也总会有的。想吃汤圆吗?


 


我想吃人肉汤圆。萧七盯着柜台后面的言豫津咬牙,瘦削的肩膀在蔺晨掌下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四、


 


压岁钱有没有仍未可知,人肉汤圆却是笃定没有的。账房义正词严地教育萧七,我们是一家正经的黑店,正经的,懂吗?猪肉汤圆吃不吃?


 


萧七觉得第一个问题有待商榷,第二个问题连成为问题的价值都没有。


 


“不吃。”他摇摇头。


 


“异端。”言掌柜的反应直白得多。


 


“邪教。”蒙挚如是表达厌恶。


 


“不懂欣赏。”账房叹了口气。


 


五、


 


萧七这一晚睡得迷迷糊糊,恍惚回到了除夕夜的饭桌上。一家子捕头熙熙攘攘地围了一桌,除了大哥三哥五哥为了天下第一捕头的名号貌合神离的暗中较劲之外,饭桌氛围基本良好。


 


满桌子的好酒好菜,他吃进嘴里,一样也不对胃口。鸭肉太柴,羊肉太老,这个调料加得不对,那个火候掌控得不好……萧景禹坐他边上,半开玩笑地问那小客栈的饭菜就有那么好吃?他愣了一会儿,闻见一阵甜糯的香味,下意识地说,汤圆好吃。


 


然后就在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里醒了过来。


 


蔺晨把一碗汤圆放到他面前,手指搓着耳垂散热,说:“来尝尝。”


 


猪肉汤圆。镇东头米粉西施家招牌的水磨米粉揉成面团,猪肉馅肥瘦相宜,撒进花生碎,包出来半个拳头大小的圆球,白白胖胖就像蔺晨的脸,一口咬下去唇齿生香,两口咬下去外头就有流浪狗扒门,待到三口下去边上已经多了六双饿得闪光的眼睛。


 


“我是异端,他是邪教。”只穿了中衣的言豫津指指身边的蒙挚,咽了口口水,坦然承认错误,“给我们也来一碗呗?”


 


蔺晨噢了一声,点点头,冲言豫津摊出手掌。萧七招呼飞流坐到自己身边,拿勺子给他喂了个汤圆,好整以暇地坐在一旁看戏。


 


“工钱。”飞流嘴里嚼着汤圆,指指蔺晨,朝言豫津努努嘴。


 


六、


 


言掌柜吃着汤圆哼着歌,在柜台前头翻开账本。


 


一个专供员工伙食的账房兼厨子,一个月四钱银子工钱,值,不值,值,不值……这汤圆太好吃了,值。


 


谁啊我们上元节前不开……哎哟喂穆老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请坐请坐新年好,喝点什么茶?噢您是来还穆青欠下的账的……不急不急,十几两银子而已,您给我二十两就行,也不急着给……您说的是,我们今后肯定不接受他赊账!……这汤圆啊?对对味道挺好的,您要来一碗吗?


 


蔺——晨——!


 


七、


 


言掌柜怀揣银票,站在门口目送穆老爷走远,几乎热泪盈眶。


 


五十两是什么概念?琅琊客栈开业以来最大的一笔单子!说不定就是个良好的开端,说不定客栈就此转亏为盈,也许年底还能返还给景睿一点分红……


 


言掌柜喜滋滋地畅想未来,当场豪气万千地给账房涨工资,五钱银子一个月!穆府上下一百口人,上元节区区五百只汤圆而已,你可以的!


 


账房生无可恋地望着言掌柜的背影,一颗大头委顿在柜面上。萧七拿着一包榛子酥路过,随手往他嘴里塞了一颗,拍拍他的肩膀。


 


“振作点。”萧七劝慰道,“需忙的话,我可以帮你和面。”


 


蔺晨抬起眼皮有气无力地望他,嚼了一嘴的碎屑,“挺好吃的,还有吗?”


 


八、


 


无论如何,拿钱干活都是天经地义。客栈横竖没有其他生意,言掌柜大手一挥,萧七蒙挚飞流一个不落,统统赶去厨房给蔺晨打下手。


 


蒙挚剁猪肉馅,两手各一把菜刀左右开工,几乎要把猪肉剁进案板的刀缝里;萧七倒水和面,修长漂亮一双手煞有介事地在铜盆里翻搅,最终端出一盆稀泥状的白色面糊;飞流在一边剥花生,十几颗红润饱满的花生往那面糊里一撒,拼出一张挺丑的笑脸。


 


萧七调整了嘴角那颗花生的位置,摆出一个比较好看的弧度来,转头问飞流:“这样行吗?”


 


飞流点点头,笑得眉眼弯弯,“好看。”


 


蔺晨也笑,走过去抓萧七的手。“手好看。”他心平气和道。


 


随即一手抓起萧七的手腕,另一手扣住飞流的肩膀,径直将两人往门外一推。


 


回头看蒙挚。蒙挚放下菜刀,在围裙上擦了擦双手,“我走,我自己走。”


 


九、


 


汤圆最终还是蔺晨一个人的任务。虽说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出油,可要是压得狠了,那就会喷火油。


 


当晚打算进厨房给众人拾掇点吃食的蒙大厨愣是被里头的菜刀声震得没敢踏进去。


 


连碗热汤面都吃不到,这还在年头上呢。众人聚坐在大堂里愁眉苦脸,言掌柜就着茶水咽下一口附近包子铺买的肉包子,苦口婆心道,非常时期,克服一下。什么叫非常时期你们懂吗?


 


三颗脑袋一齐摇起来,眉头拧成一团。


 


算了,不懂不重要关键是……


 


掌柜的。不是不懂,是这包子太难吃了。


 


言掌柜愣住。回头朝着厨房的方向望了半晌,方露出无语凝噎的表情。


 


十、


 


萧七轻手轻脚地跑到厨房门口,放下一包榛子酥。


 


十一、


 


账房先生直到正月十四晚上才回归。


 


萧七好梦正酣,被手臂上的酸麻感刺得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一颗大脑袋枕在自己手臂上,睡着的神情显得相当理直气壮。


 


看在你三晚上没睡的份上,跑错被窝也就算了,乱枕枕头又是什么道理?


 


萧七抽出被压得麻木的手臂,那颗大脑袋落在硬邦邦的床板上,砸出闷声一砰。人翻了个身侧躺过来,没醒,一张大脸正对着他,睡得十分香甜。


 


甚至发出了轻微鼾声。


 


萧七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枕头往边上推一点,然后托住身边人后颈,抬起那颗大头放了上去。


 


看着大,掂着也真挺沉的。


 


十二、


 


醒来的时候只剩了萧七一个人。


 


枕头回到了他脑袋下面,床边放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圆。


 


一口咬下去,烫烫热热地甜了一嘴。


 


黑芝麻馅的。


 


十三、


 


五百只汤圆终于如期完工。


 


为表示对这单生意的重视,言掌柜郑重决定,亲自登门去给穆财神爷送这批货。


 


“另外,今晚我们不营业。”掌柜的喜滋滋地搓着手,“今年是大家在客栈的第一年,今晚是上元节,大家一起吃顿团圆饭。”


 


伙计们照旧交头接耳。


 


“我看今晚萧景睿要来。”蒙挚笃定对蔺晨道。


 


“你的红包有希望了。”蔺晨抬肘碰了碰萧七。


 


萧七明白。


 


十四、


 


没关系,飞流明白。


 


萧景睿从马车上下来,锦衣貂裘,一副世家公子气派。一脚还没踏进店门,飞流赶忙小跑过去戳萧七胳膊:“红包。”


 


账房直接满脸堆笑地迎到了门口:“哎哟喂萧大善人……”


 


十五、


 


萧景睿真的给店里每个人发了一两银子的红包。


 


实实在在的银子,可以在手里掂着玩的那种。萧七正感慨万千地目送这位真东家和二手掌柜一起上马车去往镇上送汤圆,冷不防胳膊被人扯了一把。转头一看,是飞流拽着他的袖子,半躲在他身后。


 


桌子对面是大头掌柜,正笑眯眯地招呼飞流:“小飞流,再说一遍,我是什么?”


 


“汤圆!”飞流气呼呼地撅嘴,扒着萧七的肩膀往他身后藏,“猪肉汤圆!”


 


萧七想象了一下竹屉里整齐排列的白胖圆子,上面都点缀着蔺晨的五官,先是一个激灵,随即几乎笑趴在桌面上。


 


一个并不存在的十六、


 


萧七回过头,柔声问飞流:“那我是什么?”


 


飞流思索了一下。“榛子酥。”


 


“为什么?”


 


“这样他就能把你一口吃掉了。”飞流指指蔺晨,拔腿就跑。


 


真正的十六、


 


言掌柜有去无回。


 


四个伙计坐在大堂里头大眼瞪大眼,眼见着日头西斜,天色渐渐暗下来。


 


“听说今晚镇上有花灯节。”蔺晨打了个哈欠。


 


“我看他们不会回来了。”萧七托着腮打量剩下三人,“我们自己吃?”


 


“岂有此理。”蒙挚一拍桌子,“不行,我去把他们找回来。”


 


十七、


 


蒙挚和飞流一样有去无回。


 


蔺晨萧七大头对小头对坐了一会儿,蔺晨站起来,“还剩了点汤圆。你吃猪肉的还是花生的?”


 


萧七双手盖住脸,闷头笑了半晌。


 


蔺晨觉得这样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要吃猪肉的你就直说。”


 


“……算了还是花生吧。”


 


十八、


 


两碗汤圆,三个人吃。


 


刚回归岗位的列捕头进门打招呼,蔺晨面无表情地拿眼刀扫他,列捕头视若无睹,亲亲热热几声师兄叫下来,萧七那碗汤圆还没来得及下汤勺,就全进了这位小捕头嘴里。蔺晨叹气,把自己的碗推给萧七,回身去厨房再煮了一碗。


 


出来就瞧见萧七换上了外出的衣服。


 


我们去镇上看花灯会,你要一起吗?


 


你们去吧。我留着看店。大过节的,夜里不安全。


 


要不要给你带点什么?


 


花灯节,就带个灯?开个玩笑,什么都不用带。


 


十九、


 


小镇上的花灯节,除了热闹的气氛之外,着实也没什么可看的。


 


萧七心不在焉地逛,大概是最近汤圆吃多了,胸口堵得慌。列战英倒是兴致高昂,一路指指点点。


 


师兄你看,那边台上弹琵琶的是不是妙音坊的宫羽姑娘?……诶那是你们言掌柜?他边上那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萧七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萧景睿言豫津蒙挚飞流四个都聚在不远处妙音坊搭出来的舞台边上,脸上神色从陶醉到不耐到游离不一而足。


 


列战英还在思索。


 


噢想起来了,他叫萧景睿吧,也是金陵……诶师兄!师兄你怎么跑了?!


 


二十、


 


萧七兀地记起回来那天蔺晨说我一个人吃一桌子菜。说真的,年夜饭要这么吃上多少年,才能养出那样一个大头来?


 


但如今客栈这么些人,总不好让他再一个人吃掉上元节的汤圆吧?


 


何况那汤圆挺好吃的。


 


二十一、


 


萧七一路往回跑,太阳穴突突地跳。


 


巷子口有人卖孔明灯,剩最后两个,他掏一钱碎银买了,提着跑回客栈。


 


灯熄着,门关了。


 


二十二、


 


蔺晨在屋顶上喝酒。萧七腰上插了一只火折子,手里拿了两架孔明灯,用他那并不太高明的轻功飞上屋顶,发现那上面居然还挺干净的。


 


“你经常上来?”他在蔺晨身边坐下,转头问他。


 


“嗯。”蔺晨点点头,摆出一副十分无奈的表情,“掌柜的不让喝酒,我就只好来这喝。”


 


“我发现了。”萧七笑,伸出手去,“给我来点。”


 


蔺晨转头看他,摇摇手中酒壶,“我可只有这个。”


 


“江湖中人,哪来那么多讲究。”萧七抢过来,痛痛快快地灌了一大口。


 


二十三、


 


花灯会好玩吗?


 


不好玩。有机会我带你去金陵城看,秦淮河边上的花灯会才叫一个热闹又漂亮。


 


那你还从金陵跑回来?


 


我是来闯荡江湖的,又不是来看花灯的。


 


可我想看。


 


那我带你去。


 


二十四、


 


酒喝完了就该放灯。


 


蔺晨提议在孔明灯上写几个字。


 


“毕竟是祈愿用的嘛。”他递给萧七一支笔,“你写一个,我写一个,互不偷看,怎么样?”


 


二十五、


 


言掌柜全看见了。


 


爽约四人组和列捕头一起回来,言掌柜在大堂门口止住步子,犹豫了半天没敢踏进大堂。


 


“我们统一一下口径。”言掌柜清了清嗓子,“都怪穆青那小子,今晚我们……”


 


“掌柜的。”蒙挚打断他,指了指天,“你的招财进宝。”


 


列战英也看了看天,“你的生意兴隆。”


 


言掌柜抬起头,瞧着两盏分别写着招财进宝和生意兴隆的孔明灯从客栈屋顶腾空而起,顿时发出一声划破夜空的惨嚎。


 


二十六、


 


次日一早,言掌柜郑重宣布,账房的月钱由五钱银子降回两钱,跑堂的由两钱降为一钱,因为客栈的招财进宝和生意兴隆都被他们活活烧掉了。


 


“你们这叫纵火!懂吗?纵火是什么,是犯罪啊!我说的对吗,列捕头?”言掌柜咬牙切齿地训话。


 


列战英埋头吃汤圆,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回答得相当诚实:“我觉得你涉嫌巧立名目克扣工钱。”


 


二十七、


 


正月十六早上,爽约四人组一起吃了一顿隔夜的油炸汤圆。


 


说好的团圆饭。账房先生笑眯眯道,我这人记性很好的。来,我看着你们把它吃完。


 


二十八、


 


生意兴隆的边上有一行蝇头小楷,言掌柜当然看不见。


 


账房大概也没看见。


 


萧七目送那盏孔明灯消失在天边的时候松了口气。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愿望,应该会灵验吧?


 


 

评论

热度(555)

  1. 身过岭来如再世万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戒子万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
  3. 招财进宝运气好万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
  4. 纯玩姐姐万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
    抢救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