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戒子

[凌李]小贼别跑(三十)

二西西:

※宋朝架空AU


※凌太医×李护卫


※走剧情的一章


  元宵节快乐=3=


 


-95-


 


凌远和李熏然去了趟大理寺再回来,竟还赶在明大人和明师爷的前头。


无人坐镇的开封府刚被皇亲国戚持权相挟,史无前例地碰了回钉板。


衙役们没办法反抗,只能憋着气,这会儿不当值的全都挤在大堂里七嘴八舌地出谋划策,连三人进来也恍然未觉。


 


“要我说干脆把那婆子绑了,吓唬她一下,指不定全招了呢?”


“你傻啊,没看到人家背后有定国公府撑腰吗?”


“对,别冲动,当心没帮上凌大人什么忙先把咱们自己给绕进去。”


“完了完了,明先生回来铁定要掀桌子……”


 


“你们在说什么呢?”


 


众人冷不丁被吓一跳,回头见是李熏然,身后还跟着没事人一样的凌院丞和仿佛刚经历过严刑拷打面无人色宛如风中落叶的陈护卫。


 


尼玛谁才是被告啊?


 


大伙儿只疑惑了一瞬就把这问题抛诸脑后,自觉簇拥过来,齐声问:“你们没事啊?”


李熏然不想说是占了尚书大人的光,乐呵呵地抓了抓头毛。


“就问了几句话,证据不足便放我们回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同僚们对他先前挨板子的场景仍心有余悸,这下子总算能松口气。


陈护卫是负责出府寻人的快腿之一,满屋子张望没看到其他几位。


“我是第一个回来的?老李老秦小赵呢?”


人群里有人应他:“都没回,观音院离得远,恐怕简姑娘也才刚到。”


陈护卫愣怔片刻,方才想起自己是蹭了马车回来的,难怪要比其他人快上一些。


李熏然常去凌府,心知那地离开封府最近,本以为明诚早探听了消息回府主持大局,没想到现今连个人影也没见到,当下就觉得有些奇怪。


 


外头阳光毒辣,一帮大老爷们紧张忙活了半天都饿得饥肠辘辘。


张护卫贴心:“先别杵在这儿了,先吃饭,边吃边说。”


不提还好一提大伙儿还真无法忽视肚中的空腹之感,勾肩搭背着鱼贯往后院去。


李熏然按下心中的忧虑,伸手拉了拉凌远的胳膊,“走,带你去吃咱开封府的大锅饭。”


凌远虽然担心自己府上情况,但想来有明诚照看应是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他笑了笑,说:“我这就吃上软饭了。”


李熏然见人都走在前面,于是悄悄把手顺着手臂往下滑,捉住他袖子下的手。


 


“李公子的软饭可不是人人都能吃上的。”


 


结果这第一顿名副其实的软饭吃得还真不顺利。


 


衙役们风风火火赶到膳房,看着桌上空荡荡的碗筷傻了眼。


 


哦!一定是王叔担心我们忙着查案没工夫吃,怕饭菜凉就给搁在锅里了。


 


众人又争先恐后地去揭锅盖,空的。仔细一瞧,连灶火都没生。


 


屋子里一片鬼哭狼嚎,李熏然没挤进去凑热闹,立在门口挠挠头,“兴许是灶房坏了。”


凌远捏了捏他的手,眼神往里间瞟,“要不我来下厨?”


李熏然对着满屋子饿鬼比划两下,小声嘀咕:“这些家伙对你的厨艺觊觎很久了,你要露一手,得堵上那么多张嘴,还不累死你。”


“毕竟人在屋檐下。”凌远侧过头看他,眼神温柔而缱绻,“再说了,我也心甘情愿。”


误打误撞退至门口的小衙役赶紧捂上耳朵,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96-


 


凌远在开封府当起了临时煮夫,衙役们围着李熏然坐在膳房里静待投食。


小伙们先前也在这个地方目睹过李熏然在院丞大人面前是如何化身为绵软小白兔的,如今一改往日那痛心疾首的模样,竟个个挂着欣慰的表情俯首称道,左一句“我儿嫁得好”,右一句“我儿嫁得妙”,直把李熏然羞得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陈护卫勾住他的肩膀,代表广大八卦群众发问:“李公子,啥时候能喝到你们的喜酒啊?”


周围人跟着起哄:“早上搜你身,凌大人竟把地契都给你了,这家教!”


李熏然下意识捂了捂衣襟,红着脸狡辩:“你们懂什么!我……我这是替他保管的,咱们开封府安全。”


众人你瞧我看,脸上俱是笑意。


眼看大伙儿又要发难,皂班小衙役捧着个硕大的提篮闯进屋子,及时解救李熏然于水火之中。


 


“嚯,哥哥们都在啊。”小衙役揭开罩住提篮的粗布,露出里面白花花的大馒头。


他见众人愣那儿没动作,只虎视眈眈地盯着馒头瞧,遂不太好意思地抓抓脸,“来不及做饭了,只好买些现成的来吃,哥哥们先垫垫?”


衙役们面露喜色,兴高采烈地饿狼扑食,夹缝里求生的李熏然还记着给凌远也抢了一个。


小衙役闻到空气里隐隐飘出的菜香,伸头瞅了瞅灶房,诧异道:“咦,王叔回来了吗?”


“没呢,里头是凌大人。”有人边吃边答,“倒是王叔上哪儿去了?怎地连兄弟们的吃食都没顾上?”


小衙役看了眼李熏然,说:“先前堂上审案子,王叔也去听了个热闹,回来说那潇湘馆有个厨子是他同村的邻居,正好借着便利去问问情况。”


李熏然心中感动,嚼着馒头眼里涩涩:“这事本与你们无关,却都忙前忙后为我们奔波,多谢你们。”


大伙儿纷纷咽下嘴里的馒头。


“你这说的哪里话!”


“就是,咱们开封府是一家人!”


“熏然哥你说这话就是见外了啊。”


凌远站在灶间门口敲敲门框,众人闻声扭过头。


“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气宇不凡的凌大人笑着举了举手里的锅铲,腰上还系着宽松的围裙,“谁来帮我端盘子?”


 


“我我我!”


 


-97-


 


且说王叔去了潇湘馆打探情况,正碰上一帮厨子聚在一起唠闲话。


楼里出了人命,这生意自然不好做了,厨房也难得清闲。


王叔的邻居姓孙,从前两人未进城时关系就处得不错,在开封落户后也没断了联系。


孙厨子一副古道热肠,立马把这多年的老哥哥介绍给帮厨认识。其他人一听他在开封府当差,又近距离围观过今早轰动全城的案子,忙端茶送水好生招待只求他能多说几句细节。


王叔是来套话的,自然不会透露太多,先捡无关紧要的说一说吊起他们的胃口。


 


凌院丞名声在外,大多数人并不相信他会杀人。但要说他与青青有私情,却有半数相信。


 


王叔挺惊讶:“这是为何?”


“你待在开封府可能不知道,外头可都传遍了,咱们青青姑娘长得同凌大人的未婚夫人一模一样。”


“未婚夫人?”王叔咋舌,心想凌大人的未婚夫人难道不是我们小李公子吗?


“说是凌大人的青梅竹马,好多年前就故去了。凌大人对她念念不忘,所以这些年也一直没娶妻。”


“凌大人也来过我们这儿几次,次次都是青青姑娘的座上宾。试问整个开封城,谁还有这待遇?”


王叔打量众人神色觉得他们并未说谎,于是又说:“不还有定国公府的谢小侯爷吗?方才他还请了道旨意从开封府把青青姑娘的尸身带走了。”


“有这事儿?”


“千真万确。”


“不会不会,那谢小侯爷就来过咱们这儿一次,请青青姑娘赴会还被婉拒了,估计觉得面子挂不住后来也没再上门,不过打赏倒是常有。”


“哎,佳人已逝,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小侯爷是个有情之人。”


“不过有一事,原本倒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只是她这一死,我觉着处处都透了些古怪。”


王叔精神大震,忙问:“此话怎讲?”


“青青姑娘平日里吃得不多,昨夜却把送去的点心都吃了,还叫丫鬟多要了份芝麻羹和胡饼。”


“这有什么古怪?”王叔不解,开封府的小伙子常有半夜到厨房偷食的,根本算不得什么。


“俗话说,吃饱了才好上路,我总觉得青青姑娘是知道自己会死的。”




-TBC-

评论

热度(322)

  1. 无戒子西西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