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戒子

[凌李]小贼别跑(三十八)

二西西:

※宋朝架空AU


※凌太医×李护卫


※本章涉及的明氏夫夫二三事请戳番外一


 


-112-


 


误伤了人,那男人自觉有些不好交代,毕竟主子并不打算再去招惹李尚书。


但怎么说也是意料之外,情况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如今木已成舟,李熏然受伤行动不便,目的也算达到,那男人犹豫半晌还是没敢把剑整个儿地抽出来加重他伤势,干脆转了身翻窗离去。


李熏然松开护着青青的两只手,身子在长剑重量的作用下微微后仰,扶住手边的门框直接滑坐到地上,最后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


青青终于从惊愕的状态回魂,鼻子一抽又要泄洪。


 


“别哭别哭……”李熏然本想安慰她,可手刚抬起半寸便牵到伤口,紧接着头皮就是一阵麻。


他咬了咬牙,没让自己哼出一个字,片刻后故作轻松地动了动唇:“就是流了点血,皮肉伤。”


青青听他话里夹着笑,抽噎微缓,身后适时地响起急促的拍门声。


 


“大人,您没事儿吧?”店小二举着蜡烛在门口踌躇,火光勾勒出好几个虚影,看样子还特地找了帮手。


李熏然平复下呼吸:“郁姑娘,劳烦你开下门。”


即使手脚发软,青青还是从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


 


同店小二一起来的除了一个身形魁梧的厨子,还有一对住在隔壁的老夫妻。


青青三两步扑过去拉开门,猛地被门外的烛火晃了眼,下意识缩了缩,而屋外的人见来开门的姑娘满脸血渍,皆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姑娘你……”


会错了意的青青抹了把脸上的泪,连同血糊在一块儿,更加触目惊心。好在她自己发现了,忙扯了个难看的笑,“不是我的血,我没有受伤。”


她侧开身子让他们进屋,火光一路铺洒进来,眼前的一幕立马像支穿心箭直接扎在了她心底最软弱的地方——李熏然的肩膀被一柄两指宽的长剑贯穿,剑尖还在滴血。


一时间山崩地裂,风卷海啸。


脑子受不住那些轰鸣,青青低呼一声,竟当场昏了过去。


 


李熏然伸手想去扶,奈何够不到,还是跟着进屋的老夫人眼疾手快。


这一下动作幅度过大,剑身摇摆着戳他的肉,李熏然饶是钢筋铁骨也经不住眼前一黑。


店小二和老人家忙一左一右架住他。


“大人!”小二对那剑尖有点怵,靠得近了忍不住打个哆嗦,对着李熏然指指旁边那位搭手的老人,“这位老先生是名大夫,让他给您瞧瞧伤吧。”


李熏然侧头看了看那两鬓斑白的老人家,“大夫?”


老大夫微微颔首:“你伤得不轻,切不可乱动。”


 


这人看上去已年过半百,眼神光却依旧清澈,皱着眉时更有股说不出的威严,倒让李熏然觉得在哪儿见过,莫名生出些怪异的亲近感来。


 


老大夫又仔细翻看了一遍被剑破开的伤口,吁了口气:“万幸没伤到骨头,可这剑得马上拔出来,否则黏连得紧了,再拔要吃大苦头。”


趁他回身吩咐厨子去打盆水的当口,李熏然朝另一边转了转脖子。


那老夫人刚扶了青青在榻上躺下,回头撞见李熏然的目光,立马了然。


“公子放心,这姑娘只是受了些惊吓,身体不碍事。”


李熏然感激地冲她笑了笑,耳边听得小二在问:“大人,照理说官府办案小的不该多嘴,可……对着开封府的官爷都敢下这样的狠手,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老大夫闻言一愣,上下打量起他身上的黑红捕快服,“你是开封府的人?”


李熏然点点头:“大夫可是认得咱们府里的人?”


“如今开封府尹可是明楼?”


“正是。”李熏然的眼珠子溜了溜,“您认识咱们明大人?”


老大夫沉吟道:“从前在开封时有些交情,那会儿明楼还在翰林院当值。”


小护卫也不愚钝,听这老大夫直接连名带姓地唤明楼名字,估摸着不是个寻常大夫。


 


厨子手脚麻利,打了盆水风风火火赶了上楼。


老大夫本想替他剪开衣衫清洗伤口,先敷上一层药草止血,李熏然想着衣服有用,必要时还能打着官府的旗号掣肘各方势力,便谢绝了。


小护卫特别坚定地说:“您直接拔,我受得住。”


 


男子汉大丈夫,掉脑袋不过碗口大个疤,何况区区一剑?


 


老大夫拗不过他,只好净了手准备敷料和纱布,另外向店小二交代拔剑的注意事项,又从带来的药箱里抓了副补气血的药交给厨子。


小二头回被委以此等重任,心里没底又生怕伤到人,握着剑柄半天不敢动作。


老大夫见状,悄悄给他夫人递了个眼色。


那老夫人立马上前两步,唠家常似的问道:“明大人近来可还好?”


李熏然忽地想起前些日子从明师爷口中听到的关于给明大人添置秋装费布的抱怨,暗暗勾了勾嘴角。


“挺好的。”


老夫人笑弯了眼角,愈发显得慈眉善目。


“火爆脾气有没有收敛收敛?”


“咦?”李熏然偏了偏头,注意力自然从伤口上移开。


老大夫猛地朝小二挥挥手,后者收到信号一咬牙握住剑柄奋力往后拔——剑身贴着皮肉拉出一串血珠子,那声音落到小二的耳朵里又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嘶……”李熏然疼得睫毛发颤,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桌角,手背上青筋毕露。


老夫人看在眼里有点心疼,心说这年轻人怎么都有爱忍的臭毛病。


她的语气带了些哄的温柔:“受不住就喊出来,啊。”


那厢老大夫赶紧趁热打铁给他止血上药,小二被烫了手似的放下剑,嘴上念着“我去厨房看看药煎好了没有”转身一溜烟跑了。


李熏然抹了抹额上的汗,虚虚地回了句“还行”,等他觉得自己缓过劲来了,又抬起头咧了咧嘴,“您还没告诉我,咱们明大人从前那脾气是怎么个火爆法?”


老夫人见他还有心思说笑,舒了口气,走过来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好些年前了吧。那会儿有个不长眼的富少看上了明家二少,使下作手段想逼他就范,还好被明大人救下了。”


李熏然刻意不去感受肩上的疼痛,听得认真,“后来呢?”


“事后明大人差点把那人打残,还是丞相出面调和才收的手。不过这钱家嘛,也就这样了。”老夫人瞥了眼忙于处理伤口的夫君,神秘兮兮地朝李熏然眨了眨眼,“当时不少人以为明大人娶自家人是迫不得已,其实啊……”


“诶,你这人怎么,”老大夫耳朵一竖,忙回过头截住她的话,“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这孩子合我眼缘,多说两句怎么了?”老夫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霸道的神情拿捏得恰如其分。


老大夫没辙,只好晓之以理,“……毕竟是别人家的私事。”


李熏然乖巧地给两位恩人递台阶,说道:“咱们府里都晓得的,大人同师爷感情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明诚在开封府当师爷?”


“嗯。”


“那孩子自小聪明伶俐,加之勤勉,若要考个功名简直易如反掌,偏不肯去。”老夫人想到这次回京的目的,脸上也不禁多了几分喜悦,“姻缘呐,都是命中注定的,该在一块儿分也分不开。”


李熏然捂了捂怀里的药囊,莞尔一笑:“您说的对。”


 


-113-


 


凌远陷在李熏然残留的气息里,辗转难眠。


他从来不是个矫情的人,也没有太多黏黏糊糊的儿女情长。夜凉如水,长夜漫漫,他只要一想到那小孩儿为了自己舍身赴险,一腔情思萦积于胸,无论如何也挥散不去。


凌远翻了个身仍是没有睡意,干脆披了件衣服坐了起来。


 


对面的陈护卫斜靠在榻上,目光幽幽地投向自己,无声地控诉。


 


凌远冷不丁被吓一跳,反应过来后颇为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


“对不住,吵到你了?”


陈护卫一边直起身子坐好,一边宽慰他:“你放心,李熏然身手极好,咱们赶去接应的兄弟也都是个中高手,不会有事。”


凌远摩挲着李熏然送他的匕首,默默把那些没来由的焦虑埋进夜色里。


“但愿如此吧。”




-TBC-

评论

热度(336)

  1. 无戒子西西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