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戒子

[凌李]小贼别跑(四)

二西西:

※宋朝架空AU


※凌太医×李护卫


※明大人咱有话好说请你先把刀放下!!!


 


-13-


 


夜空寂寂,风里只有月光在流淌。


李熏然静静等待着凌远的回答,肚子忽地一咕噜,余音绕梁三尺。


 


那个瞬间,小李护卫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凌远垂了垂眼,手微微拢拳抵在嘴边轻咳一声。


李熏然低下头注视自己的鞋尖,脑中飞快思考自己是从左边屋顶跑还是右边屋顶溜才显得不那么丢人。


 


烛火被风勾动,地上的影子慢慢相缠。


 


凌远心中一动,突然开口说:“捕快是挺辛苦的。”


李熏然抬起头看他。


“介不介意留下来吃些东西?”


 


当然不介意!!!


住下来也不介意!!!


……李熏然求求你不要瞎想了好吗?!


 


小李护卫面上一片矜持。


 


白天刚参观过凌府,他对厨房的位置记忆犹新,但还是乖巧地跟在主人身后。


凌远领着他穿过长廊,走过拱门,所到之处皆静得仿佛没有人烟。


如果不是白天看到过几名家仆,他都要怀疑凌远家里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了。


 


两人在黑洞洞的厨房门口站定。


 


李熏然生怕打扰到空气,说话轻声细语:“凌大人,你家厨房不留火吗?”


凌远推开门,烛台往前送,侧身比了个“请”的动作。


“我没有吃宵夜的习惯。”


等李熏然跨过门槛,他才往里走,点燃厨房里的几支蜡烛。


原本漆黑的屋子瞬时亮堂了起来。


李熏然的目光黏在凌远身上:“我小时候很胖,又特别馋,每天到了时点就喊饿,厨房只好一直留着火。”


凌远正好取了火折子走过来,略略扫了眼李熏然瘦薄薄的全身,稀奇道:“胖?”


李熏然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真的很胖,那时我娘都担心我长大了没人要。”


“不会没人要。”


“啊?”


凌远笑了笑:“盛极必衰,物极必反,令堂其实无须忧心。”


李熏然听了直乐:“有理有理,胖极必瘦!”


他适时地发挥了一下自己丰富的联想力,脑中圈出个人——开封府的钱袋子最近有些腰疼,闲来无事喜欢捣鼓药膳,这个人似乎被迫陪吃了好几天,目前有点低气压。


“哎,凌大人。”


“嗯?”凌远忙着往炉灶里扔柴火,用鼻子知应一声。


李熏然凑过去问:“你和明大人熟吗?”


凌远抽空望他一眼:“还行。”


“我听说,咱们明大人十年前可瘦可瘦了。”


凌远拍拍手站起来,“比你可差远了。”他伸手拿了条围裙打算系上,转头见李熏然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大约……比现在的明诚略微壮一些。”


李熏然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眼里都是光芒。


他笑得肩膀一颠一颠:“嗯,瘦极必胖。”


凌远挑了挑眉:“你这话可别当着明楼的面说,当心他给你小鞋穿。”


小李护卫乐不可支地晃着脑袋:“我就对你说。”


凌远深深看了他一眼:“好。”


 


-14-


 


锅里的水很快开始沸腾,白汽从盖缝里争先恐后地挤出来。


李熏然见凌远动作娴熟地揉着面团,这才有些后知后觉。


 


不是弄点现成的给我吃吗?


看这架势是要亲自下厨给我做吃的呀!


 


李熏然悄悄把拳头藏到身后,捏紧再松开。


他的耳朵里盘旋着雷雷鼓声,欢快又激烈。


 


凌远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专心致志地下面条,切葱花,留给他一个绝对完美的侧脸。


刀削斧刻的棱角,含情的眉眼……


李熏然看得有些着迷,几次撞上凌远扫过来的目光,只好强行扭开视线对着灶台吞咽口水。


调兑汤底的时候,凌远贴心地盛了碗水递过去。


李熏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渴吗?”


“……多谢。”


 


这会儿还真渴了。


 


李熏然仰头一饮而尽。


他握着空碗在凌远身后转悠,“那啥……你经常下厨吗?”


凌远点头:“每天。”


李熏然瞪大了眼:“你家厨子呢?”


“没厨子。”


李熏然左右打量,整个厨房纤尘不染,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他不信:“怎么会没厨子?”


“原来是有的。”水沸了三遍,凌远提筷捞面条,“我爹辞官回乡后,嫌弃我娘做饭难吃,就把我这儿的厨子支走了。”


“……然后你也没再雇?”


“就服侍我一个,没必要。”凌远端起碗,冲李熏然抬抬下巴,指了指外间的方桌,“去那儿坐。”


“哦。”李熏然伸脖子瞅了瞅,面上的浇头相当丰富多彩。


他舔了舔唇:“那你家里其他人吃什么?”


“有个嬷嬷厨艺还不错,就一直在厨房顶着。可惜味道有些重,我吃不惯,后来干脆自己做。”


 


两人在长凳上坐下,凌远把事先准备好的筷子一并递了过来。


李熏然也没同他客气,挑了一筷子面条塞进嘴里。


 


太好吃了。


 


味蕾先于主人缴械投降。


 


“这实在是太好吃了!怎么能这么好吃!”李熏然几乎将头埋进碗里,“凌大人……”


“凌远。”


李熏然捧着碗抬头,脸颊沾着葱叶,嘴上还挂着面条。


凌远见他模样可爱,忍不住伸手替他摘走葱叶:“叫凌远吧,凌大人听着生分。”


“嗯……那你也叫我名字吧。”李熏然顶着两只红得快要滴出血的耳朵,“礼尚往来。”


 


瓦片滴答滴答发出清脆的声响,由缓到急。


 


凌远回头望了望窗外,“下雨了。”


李熏然捧着碗挪动了下眼睛,“嗯。”


“这天儿凉,淋了雨会生病。”


李熏然转了转漆黑的大眼珠:“可我在巡逻。”


“你没穿捕快服。”


小李护卫没说话。


“熏然,别走了。”


小李护卫直愣愣地看着他。


凌远笑笑:“我家客房虽比不上尚书府,但也不比开封府的厢房差。”


小李护卫的内心天人交战。


“不乐意?”


“乐意之至。”


 


凌远不动声色地握了握拳。


 


真是老天也帮忙啊。


 


-15-


 


卯时未至,李熏然摸黑翻进了开封府的院子。


整晚的大雨洗劫了明大人闲来整饬的花圃,满地泥泞,一片狼藉。


几个轮到值班的衙役苦着脸清扫院子,低声讨论到底是明大人发现爱花死了比较可怕,还是明师爷得知又要花钱重买比较可怕。


李熏然趁他们不注意倏地一下又蹿上了房顶。


 


开玩笑,当然是被你们发现我彻夜未归更可怕!


得赶紧去堵上陈护卫的嘴啊啊啊!


 


今日凌远要进宫,起得比往常早,做了早饭去客房喊人起床。


神采飞扬的李熏然和神采奕奕的凌远一起用过早膳,再一同出门,一个往北进宫,一个往西回府。


他俩心情都不错,虽然都彻夜未眠。


 


宫里的小祖宗前些日子痛失爱犬,觉得太医院没有尽责,作天作地折腾想拿凌远治罪。


官家挺无奈,一边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一边是他信任依赖的臣子,当真是左右为难。


为了安抚小祖宗,宫里甚至还敲了丧钟。虽然只有一下,那也是破天荒头一遭。


凌远倒是很淡定,该问诊问诊,该谈经谈经,目前多了项人生大事需要花心思,已经无暇顾及其他无关紧要的事了。


 


而李熏然正面临着今日的第二个考验。


 


简瑶迎着夕阳的余晖,拦住了巡街归来的小李护卫。


“说,是不是你偷看了我私藏的话本?”


小李护卫狡辩:“也可能是明先生。”


“那本是他帮我从书市淘换来的。”


“……你不早说?”


“交不交代?”


“女侠你行行好,先放我去吃点东西成不?去晚了又要没饭吃了……”


简大姑娘叉腰而立,气势凌人。


“透露一些我就放你走。”


李熏然觉得他可以说的隐晦一点:“其实我发现了一件事。”


“何事?”


“你说咱俩关系这么好,为何凑不了对呢?”


简瑶翻了个白眼。


李熏然很严肃:“实际上,是根源错了。”


简瑶愣了愣,勃然大怒:“好啊李熏然,你竟敢拐着弯儿骂我是男人婆?!”


 


李熏然:???




-TBC-




※加班使我快乐——来自一个加班狗哭泣的客户端

评论

热度(563)